• 企业新闻/
  • 宠物酒店首页

  • 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企业新闻

  • 公司简介
  • 宠物酒店开户
  • 荣誉资质
  • 企业新闻
  • 供应信息
  • 发货通知
  • 宠物酒店安卓
  • 联系我们

我们组团去问ofo退押金 你来不来

发布时间:2019-06-11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酒店 > 宠物酒店 > 正文

我们组团去问ofo退押金 你来不来

  本来春节打算停更了,但我一朋友组了个律师团,帮助所有被ofo拖欠押金的朋友,以“合讼”的方式组团去退押金。

“愉见财经”一听就high了,这事儿,于情于理于道义,都必须跟。   我们这些普通消费者,吃哑巴亏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ofo押金这事儿,对于单个用户也就是99元或199元的权益,索赔起来,靠投诉,哪个部门能把钱要回来给我们?靠起诉,需要先支付诉讼费、公告费、律师费及大量的时间精力,付出的成本远远大于押金,即使胜诉了,获得的赔偿还不足以弥补诉讼的成本支出。

  所以碰上这种事儿,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恐怕就是拖着拖着就算了,自认倒霉。

  如果每个人都想想算了,那整体呢?那可是涉及3000万左右的用户权益,那可是一笔可能超过30亿的巨额资金啊,就这么轻易地拖成个无底洞?让创业公司就这么轻易地占有着这比资金?  这次,我们打算尝试一种新方法——合讼。 人多标的就大,我们组团打官司去。

  试试看,能不能不要再吃哑巴亏。   下面的文章是北京市汉鼎联合律师事务所的黄刚律师借“愉见财经”平台写给大家的。 黄律师试图从法律的角度,对押金的性质、拒不退还押金的法律责任、以及用户该如何有效追索被占有的押金等问题,进行探讨。   听听黄律师的逻辑,看看您是否认同。 如果认同,文章里有个网址链接,一起行动起来。   亡羊补牢,也许未之晚也。   ofo收取用户押金  属于何种法律性质?  Y  虽然《担保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的担保方式为保证、抵押、质押、留置和定金,没有押金的表述,但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八条之规定:“当事人交……押金或者订金等,但没有约定定金性质的,当事人主张定金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司法解释认可押金是一种担保方式,只是不适用于有关定金的规定。

至于押金是属于担保中的质权、还是特殊的物权或一种特殊的担保方式,因立法界和司法实践中没有明确的规定,众说纷纭,但押金是一种法律意义上的担保,这点是明确的。

  既然是担保,那么押金的所有权是属于用户的,只不过暂时归ofo占有。   随着用户用车结束,主合同履行完毕,ofo已无权继续占有用户的押金,应当立即将押金退还给用户。

  如果ofo拒不退还押金  需要承担什么法律责任?  Y  民事责任上分析,虽然《担保法》未规定违反押金的法律责任,但《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九条规定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主要有:(四)返还财产、(八)赔偿损失等;《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及第一百二十二条约定:受损害方可以要求违反合同的一方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据此,用户有权要求ofo退回交纳的押金及余额,并赔偿损失(比如拖延退款期间的利息)。

  刑事责任上分析,如果ofo存在非法占有用户押金的主观目的和客观事实,根据《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集资诈骗罪之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较大的。   ofo占有用户押金有可能高达30亿元以上(金额无公开数据,暂以3000万用户,押金按最低99元计算的话),数额特别巨大。

  那么其主观上是否有非法占有为目的呢?从ofo收取用户押金的具体过程看,其一开始向用户收取押金防止用户长期占有车辆,此时很难说ofo有非法占有押金的主观目的,ofo宣称押金由银行存管未动用。   后来ofo与合作采用芝麻信用免押金的方式,不存在占有用户押金的情况。 但2018年7月份这一方式改了,ofo融资不顺利又开始收取用户押金,这种情况存在着非法占有的动机,如果将来事实查明,ofo于2018年7月后开始收取的用户押金没有在银行专有账户存管,而是直接挪用了(不管是创始人自己或给管理团队挥霍或用于其它),那么ofo非法占有用户押金的行为构成了,涉嫌集资诈骗罪。

  不管是什么责任,如果任由所谓的创业者随意无偿占有公众数十亿资金而不承担任何责任,谁还会兢兢业业的工作呢?  怎么要回押金?  Y  不管ofo承担什么法律责任,对于用户来说,要回押金才是最关心的。

  押金不仅仅是用户99元或199元的财产权益,更是用户的人格尊严体现。   通过向法院起诉的方式无疑是最合法有效的。

可是单个用户索赔99元或199元的权益,起诉时需要先支付诉讼费、公告费、律师费及时间等,付出的成本远远大于押金。 即使胜诉了,获得的赔偿还不足以弥补诉讼的成本支出。

  如果把众多用户的押金及余额的权利集中转让给一个主体,由这个主体向法院起诉,回款后再分配,则能有效降低成本。   根据《合同法》第七十九条规定: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第三人。

用户作为押金的所有权人,有权将押金的权利全部转让给第三方,由第三方作为权利人向法院起诉ofo,通过诉讼的途径索赔押金及余额。   笔者认为该“合讼”模式,一方面能保护广大网民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能有效的节省宝贵的司法资源(试想,如果三千万的ofo用户都分别到法院起诉是多大的工作量,全国四级所有法院每年的案件量总和才一千多万),有着非常重大的社会意义。

  目前,社会上已经出现了这样的第三方——电子地址平台。

电子地址(网址:)作为实名制电子通信平台,推出“合讼”的项目,首批就包括ofo押金退还的项目,该项目目标是征集到100万用户的参与,就启动对ofo的诉讼。

  由电子地址平台承担前期所有的诉讼费、律师费等费用,用户前期不用承担任何费用,只是回款后支付少量比例的服务费用于弥补该第三方前期垫付的费用。 用户只需在电子地址平台实名注册,提交ofo押金及余额的截图,同意将前述权利先转让至该第三方,达到启动条件时,就可以随时网上查看案件进展。   从长远看,立法部门要及时根据社会新情况修改完善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司法部门要根据社会出现的新情况,在立法相对“滞后”的情况下,及时做好司法实践上的认定及处理标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愉见财经。

宠物酒店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www.330627.com宠物酒店 All Rights Reserved.